拾玖章

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

    明星的收入我尚可不知,是否能購買的起這里豪宅就更不可知呢!

    半晚,天氣驟變刮起大風來,嗖嗖涼風唰唰吹來,為了御寒我穿上那件染紅的西裝外套,小跑到小區出入關卡處。

    鋼鐵柵欄后的避雨亭里站著一位年輕小伙,他身穿深藍色保安服,頭頂佩戴同套帽子,筆直的站姿顯的格外精神,他察覺到外來人的靠近,側頭抬手掌心向外做出禁止的手勢,用警惕的目光上下打量我一番道:“你好,請問找誰?”

    我禮貌的告知道:“你好!我是言先生邀約過來的。”

    “言先生?哪位言先生?”年輕小伙嚴謹的追問。

    “言焱!”我坦言說,話剛落,天空就飄下芝麻大小的雨滴。

    年輕小伙昂望了下天又扭頭瞟我一眼,頓了頓,才轉身去翻查房門窗口的信息簿。

    夏季的雨總是來的突然又猛烈,耐心等待的我逐漸被雨水慢慢浸濕,片刻,小伙合上信息簿回身走到亭檐下說:“你好,我查閱所有住戶信息,這里并沒有叫言焱的住戶。”

    聞言我皺起眉,掏出手機查看短信詳情,不放心的說:“麻煩你給17棟的住戶通告一下,就說葉青找。”

    小伙難掩不悅的背過身去走進里屋。

    沒一會兒,小伙隔著窗不耐煩的喊:“17棟無人接聽!”

    柵欄內距隔幾米遠的大型海豚噴泉在暗灰淋淋中顯得格外滑稽,正如雨中的我一般,愚蠢,可笑……。

    這就是他的惡作劇?是他不滿那日早晨決絕的話?還是存心整我?

    我隱忍著怒氣,依然不甘心的給他撥去電話,可聽筒里除了無限的忙音之外再無其他,幾番反復撥打無果,終于墜下貼在耳畔的手。

    “姑娘!回去吧!像你這樣死纏爛打的我見得不計其數,不如拿點錢收手,何必在這傷身傷心呢。”年輕小伙無奈的走到亭檐勸說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我冷冷的盯著他問。

    小伙嘆息又說:“哎!看你渾身是血,定是被正主毆打的吧,別瞎鬧了,趕緊回去養傷去。”

    他的話我總算是聽明白了,自己所言所舉在別人眼里就是一個無理取鬧的第三者。

    我壓制嗓子眼的那堵異物,淡定的講:“你弄錯了,我不是鬧事的小三。”

    小伙不屑置辯的輕笑:“隨便你,這門我是開不了的,愛咋咋滴!”說完就搖頭晃腦的進到內屋。

    雨水灌溉著每寸肌膚,西裝上的鮮紅血跡在洗禮下慢慢褪成杏色,寒冷重重包裹住我。

    額頭上的紗布因承重不起而緩緩滑落至眼皮,我狼狽不堪的隨手一扯,原本凝結的血痂又裂開一條口子,鮮血再次溢了出來。

    我悠悠的退了兩步,轉身向主干道走去,步子濺出的水花如曇花一現的溶進地面,順入下水道。

    顯然這個借口很不符合實際情況,有誰摔一跤會流這樣多的血,后視鏡里的那雙眼睛明顯含著懷疑,但涉及隱私也不好多問,只能就此打住的移開視線專心開車。

    言焱給的地址是一處鬧中偏靜的獨棟別墅區,這塊地段比較隱蔽,住在此處的非富即貴,以前旁聽八卦的員工們說,這里的房子不對外開放售賣,都是內部內定的,住戶們的身份都比較神秘。

    我抬起疲態的眼皮,傾身拖來手機,點開看是言焱發來的一個陌生地址,結尾附加說明“今晚,準時。”

    忙碌中門口傳來鄧麗提醒聲:“葉總,下班了!”

    我挪下扶著額角的手擱置在桌面上,抬眼輕輕朝她點頭。

    待公司七七八八走的差不多了,我才起身歸置著凌亂的桌面,把批閱好的文件放桌角,將醫院開好的要塞進包里,臂彎里搭上血染的西裝外套,手腹捎上手機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出租車上,司機先生不停的通過后視鏡觀察我,開了一段路程忍不住問道:“你……這是遇到非法的事嗎?要不要先去警局?”

    從車窗外挪回視線的我,迷惑的愣了愣,隨之順著后視鏡的目光低下眼簾掃視領口上的血,才恍然大悟解釋道:“哦!謝謝!不小心摔的!”

    “說讓您自行跟言焱溝通,還說攝影室只會騰出那一天時間,過時不候。”鄧麗原封不動的把話帶到。

    這種咄咄逼人的損招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謝云在背后搞鬼,她社交能力強和總部的各個部門打的火熱,稍微使點手段就達成目的。

    “好,知道了”,我略略點頭,頓了頓又問:“言焱的經紀人留了聯系沒?”

    “需要我送您回家嗎?”她試問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謝謝!”我扯了扯嘴角說。

    握手機的手不自覺的攥緊,眉宇微斂低吟道:“對不起,打擾了!”然后果斷的掛掉了電話。

    我有點情緒的把手機扔在桌上,卸了口氣靠在椅背上閉著眼睛想緩解一下頭疼,此時手機響起短訊叮聲。

    “說……攝影室工作強度重,讓我們與謝總那邊后天同時進行拍攝,還說……”她又遲疑止住。

    “直接說完”,我淡淡道。

    嘟聲一遍一遍持續著,始終未聞對方接通,正打算掛掉電話時,他的聲音忽然響起:“什么事?”生意低沉而冷漠。

    “有點事想找你談談”,我坦白直說。

    電話里安靜了一會兒,隨即傳來一屢嬌滴滴笑盈盈的輕浮聲:“焱哥哥,你這是跟誰通電話啊?表情這樣嚴肅?”

    鄧麗的目光聚在空處,停滯的想了想說:“好像沒有,不過言焱的聯系我到知曉。”她抿了抿唇,覺得自己后半句說的挺像廢話的。

    我垂眼盯著桌上的文件,沉默不語,待鄧麗離開后才拿起一旁的手機,撥去言焱的電話。

    雖然深受重傷,但堆積如山的工作還是要一一處理,我錯開傷口的扶著額角,認真批閱著銷售部提交的活動方案。

    “葉總!”鄧麗敲門走了進來道:“葉總,總部的宣傳通知……”她有遲疑未把話說完。

彩吧助手邀请码    我撩起眼簾,淡漠的問:“說什么?”

閱讀我本生性涼薄最新章節 請關注完美小說網(46kx.com)



隨機推薦:都市之最牛藝校門房大爺奪舍之停不下來被反派給強行掰彎{快穿}都市情緣吃軟飯的正確打開方式囚妻

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
推薦本書加入書簽報告錯誤
彩吧助手开户-即可搜索 搜狐彩票-新浪爱彩 搜狐彩票官网-一定牛 搜狐彩票注册-360云盘 搜狐彩票app-百度耨米 搜狐彩票投注-欢迎您 搜狐彩票平台-爱问知识人 搜狐彩票邀请码-互动百科 搜狐彩票开户-百科词条 彩票大赢家-搜霸天下